秃笔化刀 · 2021年4月10日 0

四川自贡毒花生事件折射现实社会急需扭转的无奈

四川自贡毒花生事件已经发酵过了几天了,21年3月8日,四川自贡江先生报案,邱先生被盗走电瓶,附带还有两包毒花生被盗。按照“富起来”的盗窃罪定案标准最低1000元,如果光报电瓶被偷,连立案的资格都没有。可两包毒花生就牵扯到人命了,3月9日,两人被扰乱公共秩序罪行政拘留9天。

报假案,被行政拘留是对的。不过这一次的假案,折射出来的却是被盗人财产利益受损后维护自身利益困局的无奈。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被一如既往的贯彻在党的方针中,可群众拿群众的针线,哪怕从铁的拿到银的金的,却在一步步宽容放松。

前有“打工是不可能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”周某,后有百千个周某在全国各地的化身。盗窃案在全国各地屡屡发生,路不失遗还好说,担心钓鱼被骗,可夜不闭户却是离我们越来越远了。

只要是被偷盗,一千一百都是损失。但何况全国标准最低1000起才立案,越是发达的一线城市,这个标准就越高。我想没有一个人家里遭梁上君子光顾后会有好心情,家里小件被丢,大件也有可能被搬走。没谁想下班回来,连床都给抬走了。

虽然现在钱贬值的速度越来越快,大家的收入也确实越来越高,可一分一毫都是关乎群众人民利益。虽然标准定得太低会让警力捉襟见肘,可只要把小偷小摸都处理好了,还能发展出飞天大盗么?

2010年,我在深圳公明上班,和另两个同事合租房子,下班回到家发现被盗,三个人的电脑全被偷了,我还想着电视里的情节,让同事不要去房子里,以免破解作案现场。当拨打110报案后,确实有警察开巡逻车来了,房间里扫了两眼下楼,让我们去派出所做笔录。两台用过两三年的台式电脑和一台购买两个月的笔记本,安排我们做笔录的警员算了算说还不够立案标准。若不是我们坚持,笔录都不用做直接可以回去了,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对话,大意就是可以做笔录,但是别抱太大的希望,这样的事情在这城市太常见了。

当网络上调侃只有洋大人的钱包和毒花生才能光速立案破案后,这一切是否应该急切之间来一个大扭转?

从目前来看,因为人口流动大,对于案件的侦破确实存在很大的难度。可是我们似乎并不缺少人才,有那么多退伍军人需要安排工作岗位,这些可都是好苗子啊!当然还有网友建议说,我们不是有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城管队伍吗?

若是东西在路上不小心掉了而遗失,大多都是能够接受的,沿路返回,能找到更好,找不到也就这样过去了。若是消费了,就算是再多也是满足的。可是这让小偷先生光顾,没有一个人心里是愿意的。自己自然是无计可施,这时候能够想到的就是警察,这个小时候叫叔叔,长大了叫大哥的职业。

不否认每一个职业都难,很多事情也不能单单怪到一个职业头上去。社会在进步在发展,人们在富裕,我们该补充力量的地方依然要补充,要精简的队伍还是要精简。最起码有一点,我们不能让小偷富了,我们不能让坏人逍遥。

盼以后,报假警仍然需要受罚,更盼以后,不需要出现不得不报假警才能解决问题事情的发生。